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4章 危难时刻生疑心2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高敛也不由得心疼拓跋勰,为拓跋勰辩解道:“陛下,如果不是六王爷,我们未必能这么快找到您。您不要怪六王爷了……”

    冯润心底虽有疑虑,但也不好断定。虽然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,互相了解必须,可是自古因为皇位,亲兄弟之间互相伤害的事情屡见不鲜,如此,她还真是不能完全信任他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冷笑讽刺反问。

    拓跋宏眉头皱得更深,他看向拓跋勰,兄弟二人互相对视着,氛围静静地……

    “我信你。”忽然,拓跋宏道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李顺听了,黝黑的脸上露出诧异,竟感叹:“人善被人欺~手足未必至亲~”

    李顺的话令拓跋勰的心里很不舒服,“是啊~陌生人有时候未必就是好识歹,无非就是有利可图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李顺瞪了拓跋勰一眼,觉得他不可理喻,便不再理他,回身唤了弟兄们开始埋猪。

    李顺:“兄弟们,咱们埋猪去!”

    拓跋勰见拓跋宏似乎并不在意那人说的话,反而一副坦然,一向淡定的他,心里生出几分恼怒,还有失落。

    他不想解释,他相信,总有一天,拓跋宏会明白的。

    正巧侍卫送来了金疮药,“陛下,六王爷,金疮药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勰点点头,无声地接过金疮药递了过去,叹了口气说:“伤口涂些金疮药好得快,如果再不处理,时间久了化了脓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里满是关心之意,目光也是淡淡地忧郁。冯润打量着他,只见他虽然身上的月色衣袍皱皱的,却是一尘不染,心中不免生出几分疑惑,但还是上前毫不客气地一把抢过金疮药:“让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见她紧张的样子,拓跋勰怔了怔,转身落寞地走开。

    气氛格外微妙尴尬。

    冯润看着她的背影,回头对一脸复杂,脸色苍白的拓跋宏道:“相公,来给你上药。”

    拓跋宏亦是打量地目光看着拓跋勰的方向,闻声回头点了点头:“也好,咱们后面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做。”说完,回身朝不远处走去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,李顺已经带人埋好了猪,他难过地擦了把汗,回头看向拓跋宏的方向。见拓跋宏半裸着肩头,冯润正在小心翼翼地为拓跋宏上药,拓跋宏疼得肩膀颤抖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李顺走过去,从怀中掏出一个粗布帕子,递到了拓跋宏的面前,忍不住赞赏:“看你养尊处优惯了,没想到竟也是条硬汉子。”

    拓跋宏任由冯润为其上药摆弄,挤出一抹非常难看的笑容,伸手接过粗布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。待包扎好后,道:“听你口音,看你的身段,不像是鲜卑人。”

    李顺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,“我是顿丘卫国人……”他犹豫了一下,顿了顿道,“究竟是不是,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宏诧异:“你父母是哪国人?”

    原本还不拘小节的李顺低下了头:“我是孤儿,从小没父母,被一个寒门老先生收养了,我这名字就是他给取的,他希望我能顺顺利利地活着……”说完,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拓跋宏由于问了人的敏感处,也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冯润见状,忍不住问:“你后面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李顺回头看了一眼弟兄们,摇了摇头:“老先生过世得早,我读书不多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冯润为拓跋宏的肩膀包扎好,转头道:“想必你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,不如跟着我们吧,我看你这些兄弟们虽然个个黑瘦,但都能吃苦,力气大。我们马上要去崞山赈灾,你们一定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李顺眼睛一亮,张哲嘴,露出洁白的牙齿:“真的?”

    拓跋宏和冯润两人默契地异口同声,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人互看了一眼,相互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拓跋勰清点完拓跋宏马车中余下的银两和干粮,便令人重新组了马车,将物品装箱。

    不远处,高敛和碧华为难地望望拖把思勰的方向,而后再望望拓跋宏和冯润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陛下和贵人是误会六王爷了……”高敛忧心道。

    碧华皱眉:“我刚刚打听了,想必是一切都事情都太过于巧合了,六王爷做了个冤大头。”

    高敛一脸着急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碧华咬了咬下唇,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拉着高敛的袖子道:“走,咱们去给六王爷宽宽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