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七十一章 愿试其芒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被杨一瓢称作争强好胜,逞凶斗狠的一众星相师们,此刻各居其位,看上去竟罕见“心平气和”。

    尤其是霍空山。

    这位素来喜欢在青天白日酣睡,半夜三更活动的星相大能近期首次颠倒自己的习性,于白天出现在人前时,是被同为聚星阁高层的冯清河所见。

    聚星阁内又设司命阁,冯清河便是那司命阁之主,沿着聚星阁的庞大情报网络,双手之下,不知覆盖了多少人的命脉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一人,在面对霍空山时,尚处于全面被动的境地,单是请霍空山出手祭炼虎魂木助邺虚灵苏醒一事,折了岑蚀昴一页纸不说,自己还得答应霍空山提出的系列条件。

    找到霍空山所说“命格克父不克母”“魂魄可遇风云成龙虎者”的那人,冯清河目前自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助岑蚀昴力排众议,将霍空山由幕后请至台前,参与到这一届新旧门人交流会中,对于权势日渐扩大,尤胜己师玄意真人的冯清河而言,便不是想象中那般困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霍空山眯着眼。

    抛开因修炼星元而生的种种变化,他的眼睛其实并无多少特别之处,生来不似丹凤,长成亦不像猛虎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刻,翘着二郎腿,右手在大腿间抓挠,几欲贴近裤裆,乍看全无半分大师气度的他,瞳孔收缩间,竟仿佛有虎魄精芒吞吐。

    这已非形的范畴,也非意的概念,更非势的领域。

    乃是气。

    混混沌沌。

    存乎涬溟。

    无中所生之有,寄万千无形之物。

    “假气……”

    落星棋谱的最后一篇,记载的是将自身心神一分为二,化作黑白两子,于自己大脑冥想出的棋局内攻伐博弈的招式。

    在来到这场交流会之前,李从珂已领悟了此招的十之七八。

    谁曾想这传扬出去足以令诸多同道中人惊叹的神速,竟在他与霍空山的目光不经意间交汇后几息就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暗自沉声说出这两字时,七八虽损至五六,但棋子大体走势仍在,李从珂尚未遗忘。

    但等到霍空山有所察觉,化被动为主动,反过来注意到李从珂的异样后,后者脑中那一盘棋立时断痕遍布,纵有余力,也无可落子!

    “王兄身体有恙?”

    虽是询问口吻,侯朱颜却似乎已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李从珂并不瞒他,缓缓道:“那人的气,搅乱了我的棋。”

    稍稍一望,大抵知晓李从珂所指何人,侯朱颜问道:“可是真气?”

    脑中棋盘分明正临全面崩毁,闻言李从珂却仿佛压力骤松,笑道:“若是真气,我虽然依旧会惊讶,但只要细细考量,不消多时,总会觉得合情合理。”

    侯朱颜点点头,接着开起玩笑:“该不会是空气吧。”

    李从珂道:“一座屹立不倒的空山,里面不可能全是空气。既然非真,那便是假。”

    “假气?”

    素白桐将脑袋凑了过来,因为坐凳缘故而悬空的双腿晃动不止,“真新鲜了!我长这么大,只听说过真气,还没听说过假气,气这种玄虚至极的东西,怎么个假法?”

    李从珂并不作答。

    假气之说,最初源于花泪影对他的告知,且纯属偶然。

    若非霍空山的出现,时至今日,他都不会知晓假气究竟是何种存在。

    而让一个初窥假气门径的人以司空见惯的语气来详细讲述解释,显然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其中缘由,他也懒得告知素白桐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,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。

    抬头略微观察了下天色,李从珂起身。

    当他的身影脱离那张足可同时承载五至六人的长椅,如枪杆直立于天穹下方的那一瞬,留意到他的聚星阁高层,便不只有霍空山一人。

    “这般气势,应该是休息得差不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你说?”一名身形削瘦,胡子泛些金色的聚星阁长老面带微笑:“咱们该关心的是,他接下来要挑战谁?”

    蓦地,冯清河身侧另一位黑脸长者出声:“没准儿是被人挑战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金胡子长老声音笃定:“问路的石子早已耗尽,除非徐天海那小子按捺不住亲自动手,否则主动权将落在王轲手上无疑。”

    亦是那位黑脸长者接话:“王轲是强,但还不至于强到无可匹敌,纵使他能做到这一届的新人最强,论及底蕴,还是要比旧门人中的顶尖人物逊色几分。而徐天海,只是其中之一,按捺不住,想要亲自上场试试王轲极限在何处的绝不只他一个。”

    金胡子长老思索片刻,点了点头,显然明白了他的意思,只是话中不免带刺:“谭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