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七十章 杨一瓢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迟一签终于也知晓了黝黑男人的名字身份。

    其中所耗费的时间比他料想的要早上小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摆摊算卦,称骨论命......

    他做惯了这些玄而又玄的事情,不经意间竟反倒失了推测把握等基层本领。

    所幸在大多数情况下,相较于延后的晚,提前的早,意味着好,而非坏。

    杨一瓢恰恰没有晚回,也是早归。

    摊子是不大。

    桌上布满了符箓纸笔,没剩几处空地。

    可桌下的空间尚能容纳一物,甚至一人。

    杨一瓢便是从桌下钻出,手掌掀翻用来遮挡的黑布时,似也将风雨兼程而染上的难洗尘土一并带回。

    嗅觉素来不差的迟一签很快闻到了这股特殊气味,在眼睛还未瞧见杨一瓢的正脸时,就明白了发生何事。

    “你都听见了?”

    虽是问话,却没有夹杂多少讶异意味,仿佛在迟一签看来,这很理所当然,对于接下来将要发生的系列事情只会起到推进作用,全无半分负面影响。

    脸庞稚嫩得过分,瞧着充其量不过十一二岁,下巴却留有未整理干净的胡须残渣的杨一瓢脑袋扬起后瞬间垂下,接着一屁股跌坐在地,重重喘气后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目光扫过往来人群,右掌稍稍挪动,便由执笔改为触符,轻易混淆周围行人视听的迟一签笑道:“你这模样,怎么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?”

    杨一瓢嗓音低沉,“我这模样,本就像个孩子,只是不会在任何时候都做错事。”

    迟一签道:“所以你是真的认为,误听到我与此人的谈话,算是错事一件。”

    杨一瓢摇头。

    然而他那双北斗眉却几欲在此刻连成一字,心中好似分外紧张。

    迟一签不禁又问:“究竟何故?”

    杨一瓢犹豫几番后终是缓缓开口:“我修行的遁术,好像出了点岔子。”

    迟一签有些不信,“如果真出了岔子,你怎会提前从我桌子底下冒出来?”

    杨一瓢突然将一巴掌扣在自己的额头,“啪”一声响,青筋渐露的同时,他脸上更似有惭愧之色,“这就涉及到另一个更尴尬的问题,我早上用遁术离开的时候,跑错了方向,非但没离开秦州地界,反而闯入了那群星相师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迟一签蓦然变色,眼瞪如斗大,“你去了聚星阁?!”

    又是轻轻一“嗯”。

    迟一签鼻息加重:“没记错的话,今天可是聚星阁新旧门人交流会开场之时,你一个外来人,既无星相造诣,也无请帖,贸然闯入,有没有被发现?”

    杨一瓢嗡声道:“被发现的话......就不是我钻出来,而是别人把我抬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迟一签心神稍安,但转念一想,他又觉得此事有些蹊跷。

    “新旧之交,不管放在哪门哪派,都是头等大事,聚星阁以星相闻名,门人会的却不只是占星卜卦,玄门手段可谓多如牛毛。你的遁术距离大成境界还有不少距离,不被发现,有些说不过去!”

    杨一瓢倏然坐起,身体撑得笔直,体内若有续弦弓响,可论及高度,即使他努力将脚尖踮起,也不过比迟一签面前的木桌堪堪高出半头。

    他瞧上去的确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下巴上整理不净的胡渣,也像是某位同龄人百无聊赖之下,随手做出的“恶作剧”。

    但事实,当真如此么?

    “一语惊醒梦中人!一言拯救失足魂!迟兄,迟道友,且恕小弟刚回来又要远走,不能陪你继续在秦州坑蒙......啊呸,奋战了!有没有什么避风头的好去处,给小弟推荐几个?”

    身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