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十三章 下坡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金凰楼上涌金霞。

    提剑游侠半步不挪,抬头一眼便可见。

    周围行人如流水,却仿佛尽皆无视。

    从未觉得自己这双眼睛有甚特别的夏鲁奇于楼前站得久了,异样想法愈加频繁。

    他又想起了昨夜的梦。

    梦里他披上了战甲,乘上了战马,腰间有鞘无剑,手中一杆长槊冷锋映血,与自飞虎将后,当世最负盛名的王铁枪王彦章摆开对阵之势。

    那时的王彦章杀气虽更重,但面容已显老,与他记忆中的高大汉子有着不小出入。

    唯独那杆铁枪,不因岁月流逝而磨灭。

    王彦章为何会突然以那种姿态出现在自己的梦中,夏鲁奇暂时不得而知,所谓六合霸王枪,更是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不过其中的以枪问枪之理,以枪问枪之心,难得安静下来的这一刻,他已然渐渐明悟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他不免觉得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弃甲穿衣,提剑牵马入江湖,剑道诸多限制尚未解开,又陷入了枪的领域与几多故事纠缠,偏偏迄今为止,自己还未养成用枪的习惯,更未对其产生某种难以割舍的依赖羁绊。

    或许未来有一天,那些东西统统都会拥有,然而那时的自己,与最初期望变成的模样,将隔着多少尺,多少丈?

    亦或者,干脆远如天地之距。

    “未饮我血,先乱我心。王彦章,真不知该骂你还是夸你。”

    转瞬,喧嚣之中,他的静更上一层,口中虽仍有有声,用的却是他自己才能听见的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鞘中剑气增长速度减缓,若说先前是浪潮迭起,此刻便只是平地起风,动静,格局,都在缩小。

    四周行人离散十之八九,正是昨日秦鬼王与他所言黄昏时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估计,再过不久,符山宗的三男两女就要从金凰楼中走出。

    到那时,宝剑便不能藏于鞘中,将一会外界风云。

    这并非他第一次出剑,却是他第一次只凭旁人吩咐出剑,与个人喜好无半分关联,恩恩怨怨,更是虚无。

    心态转换,可造境界之差。

    对剑者而言,这已成考验。

    临近等候许久的时辰,他竭力压下脑海中浮现的“王彦章”三字,欲使精神力悉数沉于眼前事,反倒不安,反倒不静。

    人等时间,时间却不等人。

    天穹上既不见璀璨金霞,也未觅得艳丽晚霞,独剩几许枯藤残树,老马行途般的残缺意象时,终有一批结伴而行的男女自金凰楼走出。

    符山宗之人,一举一动当有符意,纵有意收敛,落在修为不浅的有心之人的眼中,要发现不同寻常的端倪,也非难事。

    秦鬼王说符山宗来了三男两女,皆在金凰楼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紧握长剑的夏鲁奇却只发现了疑似的一男两女。

    当先的是两女。

    一人行左,素手绕白镯,脑后束马尾,眼睛最富诗意,不过分大,不过分小,很是合适好看,却片刻不闲,挑灯的功夫游移偏转不下十次,不知是在观人还是观景。

    一人行右,五官并不突出,身上透着股稚嫩气息,若只做平常打扮,搁在人群,必是个易被人忽略的小小姑娘,然而眼下她所留的发式十分具备特色,当自忖在花丛中穿梭许久的夏鲁奇正面望见后,都愣了许久。

    便见她发分两股,分别用黑带束缚成环,两髻如两丘,高耸于顶,系一小孔雀开屏步摇,珠翠如星彩,作为装饰,赫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